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守邯郸】【作者:遭瘟的猴子】
【守邯郸】【作者:遭瘟的猴子】
字数:4951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秦王政十八年,秦国大军攻打赵国。

  赵王迁听信谗言斩杀赵国名将李牧,秦军一路势如破竹,大军围困邯郸,赵国危在旦夕。

  连年的战火已经让赵国的青壮损失殆尽,邯郸城中几乎只剩下了老弱妇孺。
  赵王迁也知道大厦将倾,现在他已经无心去看那些战报了,每日只是抱着美酒美人醉生梦死。

  在赵王迁的一众姬妾当中,王妃伊莉雅算是个异类。

  她原本是匈奴单于的女儿,当年李牧大败匈奴俘虏了单于最宠爱的儿子。
  单于为了换回儿子将伊莉雅嫁给当时还是太子的赵迁与赵国修好,后来赵迁做了赵王,伊莉雅也就成了王妃。

  伊莉雅并没有像其他姬妾那样用她们的身体去麻醉丈夫,大军压城之下她身披战袍手挽雕弓亲自登上城楼鼓舞士气。

  伊莉雅今年只有三十二岁,正是女人最诱人的年纪。

  紧窄的胡服包裹着她玲珑的身材,乌黑的长发间插着一根鲜艳如火的雉翎,她那轮廓分明的五官透着一股坚韧,弓弦响处秦军士兵纷纷倒地。

  伊莉雅就像女武神一样成为了赵国士兵心中的支柱,只要看到那根象征着她身份的雉翎再疲惫的士兵都会爆发出熊虎一般的力量。

  攻城战异常的惨烈,士兵的伤亡已经越来越多,如果没有援兵赵国就输定了。
  可是中原诸侯已经没有能力援助赵国了,伊莉雅决定自己亲自前往匈奴请求援兵。

  这不只是为了她那个昏庸的丈夫,更是为了她年轻的女儿。

  入夜时分,伊莉雅召集了她麾下胡服营的士兵。

  如今的胡服营早已不是当年另诸侯闻风胆丧的精锐了,只不过是在精壮男性损失殆尽的情况下由伊莉雅自己选拔身手敏捷的妇女组成的军队。

  今晚她就要率领这只不是精锐的精锐去闯秦军的连营。

  在伊莉雅的带领下,精挑细选的二百名女兵趁着夜幕冲向了秦军的连营。
  她们计划着凭借轻骑兵的机动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过秦军营地,然而秦人早已料到赵国会派人闯营,她们的行踪很快就被秦军哨兵发现了,迎接她们的将是天下闻名的秦军强弩。

            咻咻咻——咻咻咻——

  黑沉沉的夜幕之中箭矢破空的啸鸣显得更加可怖,空气中仿佛掠过了一道看不见的风刃,冲在最前方的一排女兵就像割麦子一样被收割了下来。

  强劲的弩箭直接穿透了她们的身体,落马的女兵直接被后面的战马拦腰踩断。
  更有的被椽子粗细的床弩迎面射中,漂亮的脸蛋只剩下一个残破的下巴还连在脖子上。

  她那无头的身体还在马背上扭曲地抽搐着,娇嫩的舌头不甘地颤抖,鲜血从两条颈动脉中喷洒而出。

  战马踏过,地上只留下一片粉红色的春泥。

  伊莉雅是在匈奴长大的女人,骑术远比这些女兵要高明得多。

  她双腿夹紧马腹身体藏在战马身子下面躲避着箭矢。

  然而再高明的骑术在庞大的箭阵面前都起不了多少作用,秦军的弩箭直接将战马射成了刺猬。

  疾驰的战马扑的一声倒在地上,伊莉雅来不及逃离眼前一黑就被摔晕了过去。
  鸡鸣时分,秦军大营之中又鼓噪了起来。

  但是今天的秦军并没有攻城,城楼上的赵军士兵看到在秦军阵前停着一辆战车,战车上立着一个丁字形的木架,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正被分开双腿倒着绑在木架上。

  只见她一身小麦色的肌肤下隐隐透着些肌肉的轮廓,两条被分开成一字绑着的美腿还在不停的挣扎。

  一张英气勃勃的脸上满是怒容,小嘴被一个铁环大大地撑开。

  虽然被人摆成了这样奇怪的形状,但是城楼上的赵军士兵还是一眼认出这就是他们心中的女武神,王妃伊莉雅。

  虽然如此,惊疑的士兵们也还未敢相信这就是她,或许只是秦军找来了一个和她容貌相似的女人罢了。

  这时候有一个秦军士兵拿着两样东西走了出来,一根一尺来长的火红翎毛和一面黄色的军旗,那是伊莉雅和她的胡服营的标志。

  士兵跳上战车狠狠地将军旗钉进了她紧窄的阴道,鲜艳的翎毛则顺着她娇嫩的尿道深深地刺了进去。

  伊莉雅痛得全身一阵挣扎,被撑开的小嘴当中发出一声声含混的惨叫和怒骂。
  然而片刻之间这怒骂声也变成了呜呜的低鸣,那个士兵已经将勃起的肉棒塞进她的嘴里像是舂米一样狠狠地捣弄了起来。

  在秦军的嘲笑谩骂声中,战车骨碌碌地开始前进,他们要载着伊莉雅做一次环绕邯郸城的游行。

  战车前进的速度并不快,他们要让所有的士兵都能看清楚,这个所谓的女武神已经变成了一个下贱的战俘,一个人人都可以随意玩弄的军妓。

  士兵们甚至可以清楚地看到伊莉雅的口腔被敌人肮脏的阴茎撑开,健美的身子在木架上不甘地扭动,十根脚趾痛苦地蜷缩在一起。

  赵军士兵们呆滞的目光中却并没有多少波澜,他们只是木雕泥塑一般愣愣地看着,却做不出任何反应。

  伊莉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面对敌人残酷的蹂躏她也像城头的士兵们一样无可奈何,只能任由敌人散发着恶臭的肉棒在她嘴里横冲直撞。

  当一个士兵射出那肮脏的液体之后又立刻会有另一个士兵补上,那腥臭的液体已经装满了她的嘴巴流遍了她的脸庞,溢出的精液甚至倒灌进了她的鼻子呛得她不住地咳嗽。

  但是比起强迫口交的痛苦,下身的折磨更是让她不堪忍受。

  那根象征着她身份的红色翎毛几乎都要捅进了她的膀胱,整条尿道都像着了火一样的疼痛难忍。

  那根沉重的旗杆更是随着战车的颠簸在她的阴道里东倒西歪,娇嫩的阴肉已经被旗杆的重量撕裂,奸淫她的士兵不得不用手扶住旗杆防止它倒下。

  只是这些正在发泄着欲望的士兵对于这样的力气活显然是十分不满,他们往往要像钉钉子一样狠狠地握住旗杆向下戳,那几乎要将她的子宫撕下来的力道更是让她惨叫连连。

  到后来有个士兵干脆将旗杆从她的阴道里抽出来然后猛力钉进了她那紧窄的后庭,伊莉雅瞬间觉得像是有一把利斧狠狠地劈斩在她胯下一样,那强烈的痛苦让她哀号一声几乎要晕倒过去。

  她能够感觉到粗糙的旗杆她体内逐渐陷没,恐怕自己的肠子都已经被捅破了。
  这时候赵国的王宫里已经得到了王妃被俘的奏报。

  内侍将这个噩耗禀报给了赵王迁,然而赵王迁却什么也没说,他只是加速耸动着腰胯让身下的美人更大声的呻吟,希望能用这美妙的声音掩盖住那恼人的战报。

  城外的游行一直持续到了中午,秦军在确信所有赵军士兵都看到了这残酷的景象之后终于将疲惫不堪的伊莉雅从木架上解了下来。

  他们用绳索套住伊莉雅的脖子手腕和脚腕,五根绳索分别绑在了五辆战车上。
  伊莉雅明白这是中原人的车裂之刑,想到自己的生命即将终结,伊莉雅不禁流下了悲伤的眼泪。

  「青儿,妈妈终于还是没能救得了你。」

  「驾!」

  啪!啪啪!!

  在秦军士兵的呼喝声和缰绳的抽动声中,五架战车分别向着五个方向疾驰而去。

  伊莉雅的身体像是鼓面一样一下子紧绷了起来,受伤的阴户和肛门在战车的拉扯下开始撕裂,纤细的手臂更是几乎要被拔了下来。

  她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骨节被拉得嘎崩崩作响,钻心地剧痛让她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

  就在一声短促的叫声之后,伊莉雅美丽的头颅扑的一声从她的脖子上被扯了下来。

  血花绽放之中她的双臂和右腿也被撕下,只剩下一条已经扭曲的左腿还连在残破的躯体上。

  秦军捡起那颗沾满了精液和尘土的脑袋放在抛石机上抛上了城楼,这颗人头正落在一个刚刚慌里慌张抛上城头的少女面前,少女惊叫一声立刻便昏厥了过去。
  这时候秦军又开始处理伊莉雅的身体,他们像庖丁解牛一般细细地切割着这个女武神残破的肢体,当一个士兵的刀刃切开她那结实的腿肉的时候她的脚趾甚至还会因为疼痛而蜷缩,士兵也不禁感叹这个女人真是顽强。

  他们将伊莉雅的残肢分割成了上千块肉块,然后将这些肉块穿在箭杆上射进了邯郸城中。

  久困在围城之中的百姓早已经受够了饥饿的折磨,看到从天而降的肉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争我抢地捡拾着地上鲜嫩的碎肉放进嘴里大嚼,完全没有考虑这些是什么肉,从哪里来的。

  其中有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捡到了一块长着黑色卷毛的肉块,上面还带着两片略有些发黑的肉唇和一颗娇艳的小肉珠。

  男人略一犹豫还是将那块来历不明的肉塞进了嘴里。

  人在绝望的时候往往会将希望寄托给鬼神,在伊莉雅的求援计划彻底失败之后,那个因为伊莉雅力谏才暂时搁置的计划又被重新提了起来。

  邯郸城中有个方士自称能够炼制「九转金丹」,只要金丹炼成就可以成就神仙之体,到时候百万秦军弹指可破。

  只是要炼制这至阳的金丹必须要有一位八字纯阴的少女萃炉才可完成,而这位被选中的少女就是伊莉雅的女儿,公主赵青。

  「萃炉!」刚刚从看到母亲首级的悲痛中苏醒过来的赵青接到的第一个命令就是这两个字。

  她并没有反抗也没有哭泣,当她拜别她的父王的时候,赵王迁还一身酒气地抱着酒坛子趴在桌案上,也不知是醒是睡。

  喀拉拉,喀拉拉。

  方士缓缓扯动手中的铁链,鼎盖开启,一股浓重的药石气味霎时间充满了整个丹房。

  赵青褪去衣衫,柔软的脚掌承载着年轻的生命登上了丹炉前的竹梯。

  灼热的火光从炉口透出,为她那惨白的脸庞涂上了一抹不相称的红晕。
  九转金丹的炼制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金丹炼制的成败将关乎着赵国的存亡。

  她不知道世上是否真有长生不老的仙丹,至少那些炼丹的方士一个成仙的都没有。

  不过这些都不是她应该考虑的,她现在要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成为金丹的一部分。

  赵青伸出有些颤抖的左脚,足尖试探着往炉口伸了伸,那灼热的气浪烤得娇嫩的肌肤一阵生疼。

  赵青禁不住缩回左脚,将柔软的左脚掌踩在右脚光洁的脚背上轻轻擦了擦。
  「公主殿下,切不可误了时辰!」方士的声音从背后响起,赵青无可奈何地闭上双眼一脚迈进了丹炉。

  喀拉拉拉,咚。

  方士迫不及待地盖上了鼎盖,厚重的青铜一下子就隔绝了赵青的一切声息,在他的眼中赵青和那些铅汞朱砂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赵青的双脚落在滚烫的矿粉上发出「哧啦」的一声轻响,赵青惨叫一声跪倒在了一片红莲地狱之中。

  高温灼烧着赵青娇嫩的肌肤发出一阵烤肉般的滋滋声,赵青强忍着剧痛用一只手撑住同样滚烫的炉壁才没有让整个身体摔进那一堆药石中。

  一块不知名的矿石禁不住炉火的灼烧发出一声爆响迸碎开来,飞溅的碎片正打在赵青浑圆的臀瓣上。

  赵青只觉得屁股上好像被马蜂蛰了一样,身子一颤想要站起却发现两条小腿根本不听使唤。

  原来就只是这么片刻的工夫,她的小腿上的筋脉已经被矿粉烧断了。

  丹炉中刺鼻的药石气味让赵青一阵头晕目眩,灼热的气浪更是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很快,赵青就觉得身体变得绵软无力终于背靠着炉壁坐在了丹炉中。

  炽热的炉壁和滚烫的药石将她的肌肤烤得吱吱作响,小腿上的皮肤甚至像炒熟的栗子一样爆裂开一道道伤口。

  焦黄的肉皮向两旁翻卷着,露出里面半熟的脂肪和肌肉。

  肥嫩的屁股也开始冒出阵阵青烟。

  但是赵青却并不觉得疼,丹炉里的药石蒸汽已经麻痹了她的感官。

  原本身体被灼烧的剧痛现在却变得很舒服。

  赵青觉得全身暖洋洋的,精神也不由得变得松懈了起来。

  恍惚间,她似乎看到了早已去世的母亲,仿佛又听到了母亲的歌声。

  「娘亲,我这是在哪里?好舒服,难道是娘亲的子宫吗?我好累啊,娘亲,我要睡一会了。」

  赵青缓缓闭上了眼睛,身体蜷缩着倒在了丹炉里,模样神态倒还真像在母亲的子宫中沉睡的胎儿。

  只不过她已经不会再醒过来了。

  丹房里的方士还在为丹炉添加薪炭,丹炉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渐渐的,赵青的身体由白皙变得焦黄,大滴的油脂从她身上渗出,滴落在药石上便呼的一声燃起一道火苗。

  滴落的油脂越来越多,赵青的身边到处舞动着妖娆的火舌。

  而那些沾有赵青油脂的药石也开始融化,变成了五颜六色的熔岩开始吞噬赵青的身躯。

  青黄赤白黑,五色的药石熔浆像争抢食物的蛇一样争相攀上赵青的身体,将一块块肥美的烤肉从骨骼上剥离,掉落在五色斑斓的熔浆中变成了一团团火焰。
  七七四十九个时辰过去,终于到了开炉的时间。

  方士小心翼翼地打开丹炉,一阵烟雾缭绕过后,只见一团黑色的炉渣上赫然凝结着十几颗淡黄色的丹丸。

  「成了!哈哈哈,终于成了!」方士兴奋地忍不住手舞足蹈了一阵这才颤抖着取出丹药装在一个锦盒里跑出了丹房,昏暗的丹房里只剩下了丹炉中那一堆「炉渣」。

  赵王迁服下了金丹,然而邯郸还是没能守住。

  据说秦军士兵冲进王宫时他还在嚷嚷着自己已经成仙了。

  秦王嬴政似乎是觉得他已经疯了所以没有杀他,而是将他流放到了房陵的深山之中。

  当他饱尝国破家亡之苦懊悔不已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完)

请点击页面右边的小手图标支持楼主。您的支持是我继续转帖的动力。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